肿瘤医疗服务(2)肿瘤医院

  • A+
所属分类:健康智库

肿瘤医疗服务市场细分:狭义的肿瘤医疗服务包括肿瘤诊断、肿瘤治疗和姑息治疗三个阶段,其市场份额约分别为 5%、80%和 15%。其中,肿瘤治疗又主要包括手术治疗、放疗和药物治疗三部分,目前由于我国医疗体制和医疗水平的限制,药物治疗仍占据较大份额;但随着我国医改取消药品加成的进展和肿瘤筛查、治疗水平的上升,这三者的市场份额比例可参考美国等发达国家,达到化疗市场 30%~40%、手术 35%~40%、放疗 25%~30%的合理比例。

图15:肿瘤诊疗阶段

图16:美国肿瘤治疗市场份额

高端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

报销型医疗保险高速增长且增速上升,体现高端医疗服务需求加速增长。广义的商业医疗保险可分为重疾险和报销型医疗保险,后者又常被称为“高端医疗险”。我们认为,报销型医疗保险可作为高端医疗服务需求的先行指标看待。随着我国经济增长、消费升级,传统人满为患而服务水平欠缺的公立医院逐渐无法满足部分高收入阶层的医疗服务需求。报销型医疗保险承保保费总额自 12 年起呈现高速增长(30%以上)且增速不断上升趋势,15 年保费总额已达 720 亿,体现我国部分高收入人群对于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加速上升。 

图17:报销型医疗保险承保保费总额(亿元)

肿瘤医疗服务供给缺口明显

    ​

与需求相比,我国肿瘤医疗服务供给存在较大缺口。一方面,我国肿瘤医疗服务资源供给增长缓慢。截至 2016 年,我国医疗机构肿瘤科共有床位数 20.33 万张,主要集中于医院(20.29万张)。与肿瘤新发病人数增速上升形成对比,我国卫生机构/医院肿瘤科床位数增速自 12 年起即处于下行通道,13-16 年 CAGR 为 6.28%,低于我国肿瘤新发病人数。同样供给不足的是肿瘤专科医院数量,截至 2016 年全国共有肿瘤专科医院 140 家,平均每省仅 4 家。其中公立医院 74 家,非公立医院 66 家。十多年来,我国肿瘤专科医院数量增长缓慢,公立医院从 03年的 80 家减少至 16 年的 74 家,非公立医院从 25 家增长至 66 家,绝对数量仍然非常低。

另一方面,肿瘤科/肿瘤专科医院诊疗人次数增速大于医疗服务资源供给增速,且差距不断拉大。09-15 年,肿瘤科门诊量及肿瘤医院诊疗人次数均保持 10%以上的增长。09-16 年整体复合增长率均在14%以上(其中肿瘤科门诊量CAGR 为14.51%;肿瘤医院诊疗人次数CAGR为 14.27%),增速始终明显大于肿瘤科床位数增速。此外,肿瘤科出院人数增速自 12 年起与床位数供给增速呈现整体同步下行趋势,且增速小于门诊量增速,体现由于医疗资源供给不足导致患者的住院需求未能得到满足(部分患者仅得到门诊服务,未能成功住院只能在医院周边租房排队等待,形成了一些知名的“癌症旅馆、癌症岛”,及兜售门诊号和病床位的贩子等)。 

图18:肿瘤科床位数增速 

图19:肿瘤医院数增速

图20:肿瘤科&肿瘤医院诊疗人次数

图21:肿瘤科出院人次及增速

我国肿瘤医院病床使用率及病床周转次数在所有专科医院中排行前列,体现医疗服务资源利用极为紧张。病床使用率、病床周转次数是衡量医疗服务资源供给是否充分的两大指标,病床使用率大于 95%说明供给紧张,大于 100%说明该医疗机构存在较多加床、床位预约等情况,说明医院已经到了应考虑扩张的时候,否则病床负担过重,对于医院管理和医疗质量均有不利影响;病床周转次数反映了病床工作效率,如果周转次数较高,反映出病床为较多的患者服务、利用效率较高。我国肿瘤医院病床使用率高达104%(居所有专科及综合医院中第一位),反映出肿瘤医疗服务供给与需求严重不对称;周转次数达到 34.1(居所有专科及综合医院中第五位),反映出较高的周转与利用效率。

图22:各类医院病床使用率

图23:各类医院病床周转次数

图24:肿瘤专科医院病床使用率变化

图25:肿瘤专科医院病床周转次数变化

政策限制公立肿瘤医疗服务供给未来扩张,未来供需缺口可能有增无减。近两年来多项政策出台要求严控公立医院巨型化趋势,限制三甲医院进一步扩张,鼓励社会办医。15 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即在《关于印发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 年)的通知》中指出公立医疗机构在医疗服务市场中所占比重过大、部分公立医院单体规模不合理扩张的问题,并明确要求“到 2020 年,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控制在 6 张,其中,医院床位数4.8 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 1.2 张。在医院床位中,公立医院床位数 3.3 张,按照每千常住人口不低于 1.5 张为社会办医院预留规划空间”;针对社会办医,要求放宽举办主体要求、服务领域要求,加快办理审批手续,简化审批流程,支持社会办医院纳入医保。此后,国家不断出台相关文件补充及强化这一要求。因此,预计未来社会办肿瘤服务将为填补市场供需缺口做出更大的贡献。 

肿瘤医疗服务高盈利性与高进入壁垒并存

对于社会办医而言,肿瘤医疗服务是最具盈利性的领域之一,然而也是进入壁垒最高的领域之一。 

肿瘤科及放疗科在医院各临床科室中全成本收益率名列前茅:医院全成本包括人员经费、耗用的药品及卫生材料费、固定资产折旧费、无形资产摊销费、提取医疗风险基金、管理费用,也包括财政及科教项目所形成的固定资产折旧、无形资产摊销。据针对三级医院的统计显示,医院临床科室中放疗科、肿瘤科分别以 20%、3%的全成本收益率,分列所有临床科室中第一、第二高。其中放疗科年平均收入 0.2 亿元,肿瘤科年平均收入 0.5 亿元。 

各类专科医院中,肿瘤专科医院的 ROA 与 ROE 也排行前列:考虑财政收支情况下,肿瘤专科医院净资产收益率(ROE) 2015 年为 10.07%,2016 年为 9.07%(受 16 年医保基金筹资增速较低及取消药加成逐步推开影响),在各类专科医院中仅落后于美容、整形外科、眼科及口腔医院——可以看出,盈利能力高于肿瘤专科医院的这些医院都是过去几年投资的热点;剔除财政收支影响,则肿瘤专科医院 ROE 也能达到 15 年 7.23%、16 年 5.62%的水平,仅次于美容、整形、眼科及口腔医院,高于其他各类专科医院。拆分来看,肿瘤专科的高盈利能力主要源于其学科特点能够兼顾高利润率与高营运能力。此外,从未来医保控费趋严角度看,肿瘤医疗服务在国际上普遍不以 DRG 模式报销,意味着未来即使 DRG 模式推广普及肿瘤医疗服务领域所受波及也不太大。我们认为,市场已经见证了 ROE 稍高于肿瘤医疗服务的美容、整形、眼科和口腔四个领域社会办医院几年来在资本市场的火热程度与发展速度,未来也必定会见证肿瘤医疗服务成为社会办医新的高速赛道。 

图27:三级医院各临床科室年收入及全成本收益率

图28:三级医院各医技科室年收入及全成本收益率

虽然肿瘤医疗服务行业具有较高盈利性,然而其进入壁垒之高在各类专科医疗中也是数一数二。其对规模、设备、医师及药师、技师等从业人员的要求均远超其他专科,对新进入者的资金雄厚程度提出了极大的挑战。 

医院规模方面,由于恶性肿瘤的疾病特点,肿瘤医疗机构对床位数的要求远大于其他专科医疗机构。我国现存的肿瘤专科医院中四分之一以上是具备 800 张以上病床的大型医院,对比其他专科医院仅有 2.53%。而此类大型肿瘤专科医院的绝对数量在过去 10 年呈现明显上升趋势,部分是由稍小的医院扩建而来,部分则是甫一建成就具有较大的规模。 

图33:我国肿瘤专科医院按床位数分布

图34:我国所有专科医院按床位数分布

医用设备成本方面,肿瘤医疗机构所需的大型\高端医疗设备也远超其他专科。截至 16年,我国平均每家肿瘤专科医院的万元以上设备总价高达 1.52 亿元,价值居所有类型医疗机构之首。其中,平均每家肿瘤专科医院具有 1 万~50 万元设备 513 台,50 万~99 万元设备 18台,100 万元以上设备 22 台。这样昂贵的医用设备成本虽然可以为医疗机构带来丰厚的医疗服务收入,但是对于潜在进入者而言也是极高的门槛。体现在资产总额层面,我国肿瘤专科医院目前平均总资产 5.11 亿元,平均净资产 3.04 亿元,均远超其他各类医院。 

图39:各类医院平均总资产&净资产(万元)

图40:各类医院平均员工数

此外,肿瘤医疗服务对于医生资源的需求也是所有各类医疗机构中最高的。肿瘤治疗中的手术对于外科医生有较大需求,而化疗对于内科医生、放疗对于物理师及技师亦有较大需求。此外,肿瘤患者的观察与姑息治疗对护士也有较大需求。结果就是肿瘤医院所需的员工数也是所有各类医疗机构中最高的。因此,医生资源,尤其是高端专家资源将成为肿瘤医疗服务供给增加的瓶颈之一。

表 2:肿瘤主要治疗手段进入壁垒 

结论:肿瘤领域虽然极具吸引力,但真正具备能力的潜在参与者有限。对于具备雄厚资本资源及医生资源的社会办医院等市场参与者而言,选择深耕这一领域未来仍将面临较宽松的竞争格局。

  • HealthIT.CN小程序
  • 产学研医创新平台
  • weinxin
  • 健康数据
  • HealthIT公众号
  • weinxin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