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认知盈余》笔记+PDF

  • A+
所属分类:医信大学

《认知盈余》电子书,先睹为快=》《认知盈余》下载90M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DTSJR 密码:1r87,仅供内部参考,请支持购买正版!

什么是认知盈余?
因为8小时工作制,人们每天会有8小时的自由支配时间。人类有消费(接受信息)、分享(传播信息)、创造(提供新信息)的需求。在以前人们只在电视机前进行消费,而如今,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程度的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分享和创造。如此多的盈余时间如果能够被利用,将成为人类社会的宝贵财富。

rzyyJD购书通道,点击上图或文字=》
人们为什么喜欢看电视?
城市人口密度暴涨以及频繁迁移,导致人们对于他人产生了不信任,所以更多的人感觉到孤独。又由于看电视是一种极其轻松的缓解孤独的手段(同时没有其他可替代产品),人们就把大量时间花费在电视上。

看电视的危害是什么?
仅仅接受信息,而不传播和创造,是浪费人类的智慧。玩游戏虽然低等,但至少比看电视要有意义。

什么是媒介、媒体?
媒介指的是传播的中间层,而非以往所认为的商业形式和素材(报纸杂志、广播电视)
传统媒体不再是稀缺资源。媒体被重新定义为:社会的连接

一些对于以往经验的错误认知——基本归因错误:
人们往往会把某一代的群体定义为“懒惰、堕落”的一代。这个观点通常是错误的。他们的行为和他们的年龄关系不大,而是与社会当前的环境关系密切。
=====美国70一代成年的时候,经济环境萧条,因此他们也变得懒惰。当经济好转以后,他们就开始奋发图强

认知盈余的现象是什么?
1.美国人每年2000亿小时看电视,而维基百科总花费时间只有大约1亿小时
====编写维基百科的人的时间成本更高
2.肯尼亚的Ushahidi平台(公共地域信息传播平台)用于政治事件跟踪、监督和救灾。这个平台可以自动收集用户上传的信息、提供事件地点信息、并且便于用户用手机发布信息。
3.由于拥有相机的人足够多,所以任何事件都有可能被人们所发现
4.韩国疯牛病抗议
5.PickupPal汽车资源租赁平台
6.葛洛班的粉丝们建立的募捐组织,0%的善款用于运营!
7.召集人手捡垃圾——正向偏差——面对同样的限制、挑战、机会、资源,表现得更加出色的人——负责人的市民背后的驱动,是拥有共享文化、结构松散、相互协调的小组,比个人执行任务、使用价格信号的市场以及使用管理之道的政府都更有效
8.同病相怜网站:PatientsLikeMe.com,病人们不但在情感上相互支持,还分享彼此的医疗数据(以往因为隐私条例和专有策略,而无法获得这些数据),以帮助医疗技术更好地发展。
9.我们所面临的问题,更多是怎么样耗完这些时间

为什么现在会存在认知盈余?认知盈余的条件是什么?

手段(如何做):
1.在以前没有相应技术的环境中,人们把大量时间投入与电视中。
2.人们不愿意记录电话号码,只是以前非得这么做。现在可以把号码保存在手机上,这节约了人们的大量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
3.全球受教育的人口累积每年有超过一万亿的自由时间,以及公共媒介的发明和扩散。导致了人类的盈余时间成为一种共享型的全球资源,并通过设计新的参与和分享方式来利用它们。
4.工具赋予了我们更大的可能性

动机(为什么要做)
人们天生喜欢互动、分享与合作(哪怕为此作出贡献、付出时间或金钱)
一项工作,外部动机将驱逐内部动机。
内部动机往往出自“自治”和“胜任感”,通常工作的难度处于自己能力范围的边缘时最容易产生胜任感。另外,人们也喜欢创造一些事物,这要比单纯消费更有意义。
除了个人动机以外,人们还拥有社会动机:联系成员和分享、慷慨。而社会动机由于互联网的存在导致分享和发现同伴的成本降低而持续增加。

人们会为了正义感而牺牲自己的利益:在最后通牒游戏中,只有当提议者和响应者的匹配关系为1VN的时候,占据优势的那一方才会分配出9:1的比例,而在其他时候,通常都接近5:5——惩罚对手的不公正行为,将会获得快感,而这足以超过因为得到少量钱而接受不公平待遇的快感(个人承当成本、却给社会带来利益——确保社会公平公正)

该如何应用动机理论?
1.人型纸板的提醒
2.托儿所的罚款给人们的迟到找到了一个理由,因此迟到的行为得到了原谅,所以迟到的行为更多了。
3.宗教,只要以捐款的形式来换取赎罪,那么罪恶就会永远存在。

机会(时间地点、同伴)
1.分享一本书=竞争分享,共享一个文件=拷贝分享

认知盈余(合作)带来的社会价值是什么?
1.在某些情况下,群体对资源的使用和管理的效率要优于市场和国家——避免了公地悲剧的出现——得益于成员之间不断的沟通和协调——参与者相互可见的行为、对共同目标的可靠承诺、成员对不轨行为的惩罚的能力——人们在社会环境中会有所节制,不那么自私
2.化学替代了炼金术的原因是因为建立起了一套实验标准和沟通准则,将众人的力量联合起来
3.当大众的评论纷纷出现后,美食家的评论不再像从前一样有用(虽然仍然需要美食家阐释主厨的用意、某道菜的历史渊源)——我们不需要一位在维基百科上学习的脑外科医生,但是我们并非也不需要一位业务的食评家。因为在需求方中:做手术的人很少,而吃饭的人很多。
4.业余未必不好——我们有时与人合作或者为他人做某事的时候,虽然很业余并有可能做砸,但是效果却比请专业人士并且圆满玩完成任务更好——唱生日快乐歌或看一部同人小说——人们需要获得内在群体的归属感或慷慨感。
5.如果某个人冒出了一个需要数十人或上千人的参与才能实现的点子,那么现在他就能以非常低的成本进行尝试,并且无须事先得到任何人的允许
6.公民的价值不会因为社会的突然转型而凸显,而是从群体工作中衍生出来——协作圈、社区、实践的方式
7.多达20亿的新参与者加入到媒体格局中,而这些领域之前是被一小撮专业人士所经营的。寻找绝佳点子的机会,就是让尽可能多的群体去尝试尽可能多的事物。未来并没有展现出任何上天注定的轨迹。事情之所以变得不同,是因为有人发现了如今有些事情能够成为现实,并且助力将它变成现实
8.在各种信息泛滥的时代,人们的认知能力将大幅度提高,从而不再拥有以往单一的信仰——社会将变得更加多元
9.从慈善全球化、教育全球化、医疗研究实践,我们集中分享的机会,远远比一本书里所举的例子要广阔的多。书中的例子只是特例。

为什么说我们无法预测未来?
1.印刷机刚刚问世时被用于印刷赎罪机——巩固原有阶级的统治——然而同样用于印刷马丁·路德的批判《九十五条论纲》——起到了颠覆的作用。新科技仅仅是给现存社会提供了解决正在解决的事情的快速而廉价的手段。——圣经的泛滥打破了神职人员对于圣经解释的垄断。
2.新工具所提供的机会越多,任何人可以从之前社会形态推断未来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3.在某种新工具扩散初期,就试图弄明白它的使用会如何(在哪些方面、在多大程度上)改变我们的社会,尚为时过早:巨大的变化会滞后。
4.1990年代,所有调查问人们:你如果能上网会做什么?当时最普遍的答案集中在”查信息、做功课“等。而如今,答案集中在”和家人朋友保持联系、分享照片、和兴趣相投的人聊天“。
5.用户从来不会完全按照系统设计者期待或希望的那样去行动;观察家们总有让这些复杂的事务都就范(成为一个系统)的欲望——遗憾的事,社会系统很复杂(软件特点、社会互动、文化语境),不可能彻底理解它
6.心智模式的不适应:在1996年,大多数人对于网络上进行社交活动还感到不自在。

如何应对认知盈余?

挖掘认知盈余的长处:
1.我们要合理设计认知盈余的使用方式,让人们通过合作,充分挖掘其间的价值
2.由产品最活跃的用户进行创新,而非产品设计者——因为贡献仍然呈现出幂律分布(长尾理论)
3.关于如何联合协作的知识,是所有知识之母——托克维尔
4.社群利用知识的效果:社群规模大、分享成本低、知识明晰易懂、协调与合作的文化
5.要从一个工具中获得最大价值,靠的不仅仅是总体规划或跨越式发展,而是连续不断的尝试与错误。与任何一个社会来说,在这样一种转变中,要面对的关键问题是如果充分利用这个过程
6.最重要的不是我们拥有新能力,而是我们如何在技术和社会的双重层面上,将这些能力转化为机会。对所有能接近新型分享模式的人而言,我们如今面对的问题,是我们能利用这些机会来做什么。这个问题的解决,更多地依赖于我们为彼此创造什么样的机会,以及我们形成什么样的群体文化,而不是某项特殊的技术

回避认知盈余的危害:
1.创造也不全是好事。类似大笑猫这样的创造毫无疑义,但是却十分流行。
2.即便是在最简单的共同努力或自愿参与中,各个参与者之间,参与者与团体之间也会存在紧张关系。和社会生活的其他很多方面一样,这个问题是无解的。这个困境只能用各种妥协来化解,但是没有任何一种妥协会令人完全满意。其中一种帮助团队参与者增进合作能力的办法,就是共享文化的创建和维护。
3.教育不能禁止交流、但也不能鼓励完全交流(答案)。在新的工具中,需要制定新的规则。确保个人与团体之间要求的平衡。
4.建立监督和惩罚系统:
====沙发旅行和eBay都建立了一套惩罚机制以降低风险,而遇害的旅游艺术家则误以为人心本善。
====成本的下降创造了更大的尝试空间,尝试可以带来价值,并创造出更多盈利动机——但是也有很多想要不劳而获的人加入。
5.对一个社会而言,充足是比稀缺更难解决的问题。

价值的分类:

个人分享(无特定对象的分享,暂时可能没人注意,但是未来也许会有用)

公用分享(针对一个群体进行分享):(大笑猫)

公共分享(相互协作进行创造,然后面向所有可能接触到这些产品的公众)

公民分享(相互协作进行创造,尝试改变社会,改善那些未参与者的生活):(Ushahidi)

群体的特征:

群体规模:
如果群体足够大,则不可预知的可以变得可以预知。

一个群体该被当做个体的集合还是单一的群体来认识?——都是。

群体行动能力减弱的特征:配对、对某物过度赞美或崇拜、过分关注外界威胁(很可能是臆想的威胁)。
在外界威胁较大的时候,群体内部倾向于推崇比较偏执的领导人(擅长识别外在威胁),从而在群体内部形成一种令人愉悦的团结感,无论所谓的威胁是否真实存在。

如何打造卓越的社群或团队?
1.公开感谢所有提供帮助的人
2.社会感染——传播正向偏差
3.一个追求共同目标的群体必须保证自己的高效,也要保证内部成员的满足
4.大多数群体的威胁其实来自内部——陷入仅仅满足于个人情绪需求但效率低下的行为模式中——总是回避目标。因此,必须进行自我监管。群体内化标准以后,当某群体成员偏离了这个标准,其他成员就会把该成员拉回到这个标准中——相互监督和鼓励
5.最大化个人自由与最大化社会价值之间产生了矛盾。完全的个人自由和完全的社会控制都不是最优选择。我们需要管理并化解这个矛盾
6.公共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创造需要核心参与团队的承诺和辛勤努力,还要求团体进行自我治理并致力于接受那些防止他们受到无关及娱乐元素干扰的限制措施,专注于处理复杂的任务
7.群体需要营造出一种奖励努力工作的员工的文化。而我们需要这样的群体创造出我们需要的价值,而不仅是我们想要的价值
8.粉红内衣的成功来自于他们的目的并非为了所有成员,而是为了改善所有印度女性的自由。如果一个组织仅仅为自己的成员创造价值,那么早就失败了
9.使用那些教训来掂量对你有利的机会,而不是将它们作为一套保证成功的宝典。这些教训是:创造新机会、应对早期的成长、根据用户不断带来的意外做出调整

如何在认知盈余的时候创业?

起步:

从小做起:
======如果只有少数人用,很难创造出价值——一开始需要在最合适的地点推广
======只有在做出值得一看的成果时,团队的规模才加倍。又只有在这些人做出让其他人值得一看的成果时,团队的规模才继续加倍。
======大规模下才能运行起来的工程一般无法发展壮大。只注意创造未来大规模成功的人,在现实中往往忽略小规模的、此时此刻的成功的重要性,而这些点滴的小成功却是通往大成就的必经之路。为了拥有一个大型而优秀的系统,最好从一个小型而优秀的系统做起,并努力使它变大变强,这样做远远好过从一个大型却平淡无奇的系统做起并努力改进。——和基因突变一样

问问为什么:思考设计者的动机、思考使用者的动机

以用户能够理解和关心的方式把机会提供给用户。

提供一个能够让用户的内在动机得到回报的特别机会,最好既是个人的(自主性、竞争性),又是社会的(成员资格和慷慨心)——因为用户只会去利用那些能够被理解,并且看起来有趣又有价值的机会。

默认的胜利:对默认值的小心使用可以塑造用户的行为——用户相互交流了一些期望(这些期望必须是用户愿意去跟随的)。Backflip(网页标签)的失败在于把用户的注意力集中于个人价值,而认为社会价值是可选项。相反,Delicious将社会价值设为默认值,假设用户会非常乐于为彼此创造有价值的东西。

成长:
社会制度有2种模式:充满活力和死气沉沉。对制度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管理成长的动机。

100个用户比12个或1000个用户棘手。因为十几个人相互了解并拥有决定权,能够依赖小而精的团体规模来防止最恶劣的公共争端发生——小团体可以通过人情来进行管理。1000名用户的社区会被提供各种让他们满意的服务,有高度活跃的用户、完全消极的用户、推动者和批评家、争论者和调节者、以及各种各样的人,表现出承诺的连贯性——呈现出一种文化(大样本在统计学上趋于稳定)。
===然而100人的群体作为单个团体太大,作为社会化自给自足的团体太小。
===中型团体中的一员往往感觉很糟糕,既感受不到亲密感所带来的快乐,又得不到都市规模和多样性带来的好处
===中型团体是文化沉淀的地方(依靠协调成员之间的行为和观点),文化一旦建立,不论它是有帮助的还是可疑的,包容的还是多疑的,都很难再改变,
===团队成功的关键,是最初吸纳的十几名用户能够体现正确的文化规范——对于什么是正确的文化规范,不同团体间存在着差异性,像Apache这样的技术性项目,需要前期的用户具备技术技能和争论的意愿,像”负责人的市民“需要积极的离经叛道者。没有任何一种用户,也没有任何一种文化,适用于所有的情况。从100人到1000人们原先的文化都很有可能依然发挥作用。

人各不同,人越多,差异越大。小团体里,每个人几乎可以平等地参与,而大团体里会有核心团队和边缘团队——协作圈模式。系统越大,核心与边缘团队之间的差异就越大——在互联网上,人们感兴趣的领域是如此之广,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

将参与贡献的单位最小化,并且将贡献的门槛降到最低,维基百科通过非常广大的参与范围使它的贡献达到了最大化。
当群体规模扩大——要么原来的参与者变成观众,要么人们各自形成了小型的、相互重叠但依然很亲密的团体——facebook让用户形成了相互重叠的社会时空你可以用户大量的用户、活跃的用户群、志同道合的用户群,但是只能3选2。。。。。。。。。。。。。。。。。。。。。。。。。。。。。。。。。。。。。。。。。

将惩罚权力下放:当有人违反规则时,用户愿意亲自去处罚这些违反者——赋予用户这个权力——一旦发生争吵,乘务员会接管权力,并强制执行——可见的执行规则的意愿实际上降低了列车管理员的执行成本。

没有人第一次就能把事情做对。维基百科的前身失败了,而Twitter直到智能手机普及才爆发能量。所以我们要不断从错误中吸取经验,不断学习。学习速度要很快,每半小时就更新一次。甚至安排观察者每天观察是否有用户主动使用。需要改变、创造出一种观察用户的新方式,来替代”焦点小组“和”民意调查“。

成功也会比失败带来更多问题,因为会有敌人暗中破坏——但是计划总会漏洞百出,用户也不会按照设计者的初衷行事——虽然要提前做计划(未雨绸缪),但是限制用户的某些行为,也就限制了更多的可能性——就算对所有可想象的问题做出预防,依然要面对想象之外的问题,一般来说,用于尝新、迎接相继出现的困难,比没有遇到任何问题的情况下闭门造车更有效。文化不是靠命令产生的。任务的关键并不是要完成某件事,而是创造一种让人们愿意去做事的环境。只有出现问题以后,规则和限制才显得有价值。

明确的规则无法在一开始就建立。。。。。。。。。。。。。。。。。。。。。。。。。。。。。。

没有任何一个人或团体,没有任何一套规则或指南可以描述出所有可能的情况。唯一最伟大的有关我们能从认知盈余里得到多少价值的预测就是:这取决于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允许和鼓励彼此去试验,因为唯一能去尝试每一种可能的群体只会是每一个人。

新的沟通技术——重大的新机遇总是会造成对社会的重构。结缔组织随着这种连接着的社会的变化而变化、而且这种连接着的社会也随着它的结缔组织的变化而变化。

展望未来:
1.我们尽可能承受的混乱和无序的上限就是社会扩散所需的时间和精力。当新观念已经普及,社会性工具被接受,那么原来的混乱无序就不复存在。最重要的协商是社会中市民的协商,在全新的可能性下,他们是唯一能够合理决定自己想过什么样生活的人群。
2.大人们已思维定势,而通过孩子们的眼睛,也许才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潜力!孩子在电视旁边找鼠标,并且认为”如果以你为对象的媒体没有把你包含进去,那么就不值得在它面前待太久“。孩子们不必删除大人们在童年获得的只消费的经验,而他们只会假设媒介同时并排包含了消费、生产、分享这几种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对每一个人都是开放的。
3.我们四处寻找被禁锢在创造和分享之外的人,他们有的还享受着消极的或被禁锢的经验——如果我们开凿出一点点认知盈余加以利用,给予彼此参与的机会、对彼此的尝试做出奖励,那么我们一定会让世界更加美好。

  • HealthIT.CN小程序
  • 产学研医创新平台
  • weinxin
  • 健康数据
  • HealthIT公众号
  • weinxin
adm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